上一章←      返回目录    +书签   →下一章

第六十四章:香芸楼

    手机收藏网址http://m.74j.nethttp://wap.74j.net

    小捕快和县令一时之间,都觉得手里面捏着的这张小纸条有些的沉重。

    这么大个消息,能是他们这种小角色参与的吗?背后还不知道牵了多大一张网在等待着呢。

    两人立刻就把求助的目光转到沈昨和贺骋的身上:“郡主,郡马爷,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还请二位拿个主意。”

    尤其是县令,自己这才成亲没几年,孩子也比较的小,这要是牵涉到了大人物的争斗当中,自己这么个小人物都不够拉进去当个垫背的。但眼下这事情,又明明白白的摆在自己面前,不管的话,也不是个事情啊,真真是太为难了!

    贺骋想了想,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暂时交给我们处理,你负责查清楚这死者的身份,到时候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会让人来找你的。”

    县令自然是感恩戴德,好话说了一遍遍。

    沈昨和贺骋把密信拿到了后,又细看了两遍那摘下来的玉冠。这玉冠看着却是还算是不错的,样式也独特,“你把这玉冠临摹下来,去外面的首饰铺子去多问问。或许会有收获。”

    首饰铺子里面的人,迎来送往的,眼神比较的尖,看过的东西基本上都有印象,去这些地方问问,总比大海捞针强一些。

    “多谢郡主,多谢郡马爷!”县令真心实意的又道了谢。

    随后,沈昨和贺骋拿着东西,离开了衙门。县令这才大大地喘息了一口气。

    小捕快也是抬手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地汗珠。“总算是把大神给送走了。大人,您是准备休息喝口茶还是现在就开始去临摹画作?”

    县令说道:“我的坐一会,刚刚一直提着一口气呢。哎哟,大人物啊,就是有气场,站在人家身边,我呼吸声音都不敢大声了。”

    小捕快垂着头,暗中翻了个白眼。“那大人可要多多习惯,这差事要是办得好的话,不说得到功劳,至少也能够在贵人那里留个好印象,以后平步青云还不是指日可待。”

    县令坐下来,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心口,之前吐得太厉害了点,这会肠胃都是烧灼得。他笑着说道:“但愿吧,总之有好处,我也忘不了你小子的!”

    “那小的先谢过大人的提携之恩了。”小捕快很有眼力见的沏茶倒水,这得用的样子,很是的人喜欢。

    贺骋和沈昨登上了自己家的马车,往东边走是皇城,掉头就是回山庄。

    “夫人,咱们接下来去哪?”马车还停在衙门口不远处的柳树下,这地方僻静无人的,没事的时候,很少有人会到这边来。

    “进城,咱们去找温宴。”贺骋把幂离取下来,露出精致清丽的脸颊。

    岚风是个稳重的丫头,安安静静的,不说话的时候就像是隐形了一般,需要她的时候,她总能把细小的事情处理的妥帖而又周全。她不声不响的把幂离接过去,妥帖的挂在了马车侧壁上。

    沈昨想了想,温宴这人是个风流又擅长交际的,若是城里谁的消息灵通的话,他自然数的上前排的。这人心思纯善,和贺骋又有旧交,应该会给面子。

    “咱们去哪里找人?”沈昨问道。

    “去香芸楼。只要在那里等人,一天内总能碰上面。”马车内摇摇晃晃的,外面的天气也炎热。昨晚上没有怎么休息好,这会放松下来,人也又些精神不济了。

    “嗯,好,知道了。”沈昨坐的靠近了一些。“你若是累了的话,就靠着我休息一会吧。”

    夏日里的天气的,闷热的让人心烦气躁,可鼻息之间能够闻得到的,却是清冽而又淡雅的冷梅的香味,这香是她最喜欢的味道。贺骋于颠簸中,枕着他的肩膀,不知不觉的就进入了梦里。

    沈昨用气声,小声的和岚风说道:“让他们驾车稳妥一些,郡主睡着了。我们晚点去都可以,不着急的。”

    岚风点头,打了车帘钻出去了。

    马车头里,其实是坐不下这么几个人的,但岚风觉得坐外面晒太阳,也比坐进去看着主子们恩爱的好。

    香芸楼地处西街的繁华之处,众多的烟花酒楼里,独数这家的规模最大,装修最豪华,里面的姑娘也是最有才情和美色的。

    当然,香芸楼的酒菜也是汇集了南北的名厨,在这里,只要钱给够了,除了不能得权,其他的都可以实现。

    贺家的马车虽然低调。但是门口迎客的妈妈桑和小厮都是火眼金睛,一眼就从岚风的身份还有马车后头的标识牌子看穿了马车内的人的身份。

    大楚讲究风流,看重才学,单纯的妓子,达官显贵只当做是玩物,可名伶舞姬以及有才学的花魁娘子。却是备受追捧的。因此大楚的望京城,男女都可去花楼吃酒,人们不仅不觉得丢人,反而引以为豪,是桩美谈。

    “我就说喜鹊叫唤是有贵人登门。这不,郡马爷和郡主就都赏脸来我们这喝茶了~”妈妈桑的脸保养的不错,圆盘脸,白胖胖的。就像是搓了红衣的花生仁。看着还挺喜庆。

    侍卫先跳下去。把矮凳子放好了,岚风踩稳地,才在车窗边小声的禀告自家主子到地方了。

    贺骋听到外头细细的说话声,恍惚间睁开眼,才发现沈昨用手吧她的头护住,顺便的把耳朵也给盖好了。

    她知道夫君是想让自己多睡会。但是既然到了,就没道理在这停车挡住路的。毕竟香芸楼的客人多的是。

    “醒了?”沈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她的动静。

    “嗯。什么时辰了?”贺骋刚睡醒。声音有点沙。

    她是在沈昨的耳朵边上说的,温热的气息扫过来。让他的耳朵尖就像是被小猫咪好奇的拨弄了一下。让他身体都僵硬的不敢动弹了。“不知道,要不我掀开车帘你看看?”

    贺骋毫无所察,只当是自己靠太久让他身体有些麻。她坐直身体。一双温热的手就伸到了她的脖子上。轻轻的帮她揉着。

    “原来已经是日落西山了~”

    妈妈桑在门口的,等待的脖子都伸长了,才看到里面的人慢慢吞吞的下来。

    安定郡主是一个难得一遇的美人。长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偏生的又是一个性子特别孤冷的一个人。

    妈妈桑正准备打量一番的。就看到郎艳独绝的郡马爷,抓着顶白沙幂离戴在了郡主的头上。

    透过细纱,看什么都是隐隐绰绰的。不过白纱下的漂亮脸部轮廓。还有这窈窕纤细的身姿,妈妈桑觉得就算是他们这里面的花魁怕也是比不上人家的。亲贝小说阅读值得收藏https://www.74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

亲贝网小说笔趣阁  豫ICP备17021726号-1|